金台夕照酒店

夕照寺名人

秀泉

本名李德喜,北京双井一带人,光绪三十一年(1905)生。13岁入夕照寺,为书童,拜住持澄性为师,法号秀泉。17岁时,师圆寂。秀泉于戒台寺受戒后,继任夕照寺住持。至1956年,共掌寺35年。

秀泉以为人忠厚、行善施乐而博得当地村民的尊敬。秀泉视文物如命。任住持不久,有一洋人来到寺里,要出高价买壁画,秀泉不为金钱所动:“你就是再给我修个夕照寺,我也不卖。”日本侵华时期,日本人要砍寺前古树,他拼死守护而使古树得以保存。解放前夕,寺中几次驻军,秀泉都不让占三重殿,搬着铺盖亲自守护。秀泉于1977年退休。解放以来,曾任崇文区佛教协会理事。为我国的宗教事业服务、为保存、恢复民资的文化遗产奔波。

文觉禅师

文觉禅师是一位退居于夕照寺的大德高僧。雍正帝曾一度重用文觉禅师,在森严的紫禁城内为他安排了专门住所,命他参与议论国家最机密的要务,“倚之如左右手”。雍正十一年,文觉禅师70高寿,雍正帝命他往江南朝山,南下行程中,他的仪仗队伍浩浩荡荡,如同王公大臣一样,所过地方的官员对他顶礼膜拜,文华殿大学士、吏部尚书、江南河道总督嵇曾筠和税关监督年希尧等要员,都以弟子礼相见,充分显示了文觉禅师的特殊身份和显要地位。

雍正年间文觉禅师元信曾退居于夕照寺,将殿宇整修一新。

古拙俊禅师

古拙俊禅师是禅宗界比较有影响的大德高僧,其号祖庭。松陵人。母持净戒,生不茹荤。幼背法华,十岁日诵一部。十三投日铸寺,出家剃鬓受具。首谒石屋,南参古梅老人。续燃三指,九载切磨廓然瞥地,行诣白云,留为众首。后遁迹韬光岩壑三十余年。有“平生最爱隈岩谷。二十年来懒放迎”之句云。(古拙禅师《释氏稽古略续集》)

据史书记载,明正统年间,爱国将领于谦曾到过此寺,寺僧普朗请于谦为其师傅古拙俊禅师所作《中塔图》题词,于谦欣然挥墨。

于谦

于谦(1398——1457)明代杰出的政治家,军事家,学者。字延益。浙江钱塘人,曾任监察御史,河南、山西巡抚。

在三十余年的为官生涯中,清正廉明,兴利除弊,刚正不阿。于谦善书法,其书静穆高雅,气韵盈沛,明正统五年,于谦到夕照寺,应寺僧普朗之请,为其师古拙俊禅师遗存的《公中塔图并赞语》题记。此书体势有趙孟頫书风貌,用笔劲峭有力,畅达清丽,意如行云流水。此手迹曾经安岐、顾崧等人收藏,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冒鹤亭

冒鹤亭(1873—1959)即冒广生,号疚斋,早年又号钝宦、茝庵,清同治十二年(1873)农历三月十五出生在广州,时隔二百余年恰好与其先祖、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襄(字辟疆,号巢民)生日相同。

1911年4月13日,冒鹤亭特意招邀友朋,在夕照寺组织雅集纪念其先祖冒辟疆诞辰三百周年。关于此次聚会的具体情况,《冒鹤亭先生年谱》中有所记载。当天来了许多社会名流,纷纷吟诗作画,成为夕照寺历史上最为风雅之事。

陈寿山

寿山,名崧,乾隆年间安徽天长人。善画松。

夕照寺大悲殿西壁有《古松图》,是画家陈寿山于乾隆四十年(1775)所画;东壁为王安昆手书行草梁朝沈约的《高松赋》并跋。书画双璧,是夕照寺的文物珍宝。《古松图》和《高松赋》存北京文物研究所。寺为崇文区重点保护文物。

后人传说,壁松图笔墨阴森,一堂风雨,使游人见之心自清凉,堪称稀世之品,在观音座前观看,图中树为三棵,但树种类不可辨,而在观音菩萨数步观之,树变为五棵,三松两柏,虽纵横交错,其类分明,且殿中愈暗,所见愈明,晴日难瞧,关闭殿门,方能见明,堪称一奇。

评者谓“夕照寺壁五松,纵横二丈有奇,本围径尺奇离夭矫,苍翠浓郁,恍间谡谡涛声起檐际,而置身千崖万壑间,是真极画松之能事矣。”

王安昆

清朝书法家王安昆,据《随园诗话》记载:“王安昆,字平圃。予少在都中,与交好,常宿其家,见其题尤贡甫《墨竹》云:“几个琅玕 几点苔,胜他五色笔花开。分明满幅萧萧响,似带江南风雨来。”《买竹》云:“南郊过雨绿生香,底事劳人买竹忙?我一出城君入市,两边风味各分尝。”又《送罗两峰归邗上兼。。。。。。”(待查随园诗话)。

夕照寺大悲殿的东壁为王安昆手书行草梁朝沈约的《高松赋》并跋。这幅大作成为了夕照寺的镇寺之宝。

麟庆

麟庆(1791——1846),字见亭,满族人。《清史稿》有传。嘉庆十四年进士,授内阁中书,曾任兵部侍郎,都察院右副都御史,西江总督等职。著有《鸿雪因缘图记》三卷。